娄底疏通厕所的朱师傅为人和善热情服务

娄底疏通厕所已有二十多年的朱师傅,刚满五十,一张岁月沧桑的脸带着和善热情可亲的笑容,给人一种阳光灿烂的感觉。

和朱师傅相识都是源于我家住嘉宏小区的下水道经常堵。起初因为我在广东打工,没在家里,每次都是父亲找人来疏通,久而久之,父亲就跟朱师傅熟络了,两个年龄相仿的人在一起,再加上都勤劳朴实,就更易产生极要好的关系。

后来,我回娄底找事做了,父亲就回老家打理了,这厕所堵塞的问题就由我来处理了,幸好多亏了父亲日前攒下的这个与朱师傅的人脉关系。

朱师傅告诉我们,下水道经常堵塞主要在两个原因:第一是房产建筑商当年修建下水道偷工减料,管道安装太小,化粪池建得不大;第二是楼上的住户乱丢乱扔,不爱讲究,很多都是老人带小孩住,任何东西都往下水道里倒,还有就是一些年轻女子随意将女性用品冲进下水道,日积月累,渐渐地便堵塞了。堵了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,问题是无人问津,每疏通一次都需要很多费用,家家去收都很少有人愿意出,因此,这成了我家老婆一直的痛!“我一定要把房子发到网上卖了”等等之类的话也就一直在我耳边萦绕。

这天下午,“厕所又堵了!”老婆发牢骚,我当即打电话给朱师傅,没多久他来了,工具没带齐,没有铲子,弄了一下,但作用不大,约好第二天再来。

次日早上,我还在洗漱,朱师傅就在楼下喊,我换了件旧衣服,穿了双套靴,给他打下手。这次下水道堵得比较厉害,从东边我家楼下到西边出口,下水道里什么都有:女人的卫生巾、小孩的零食袋子、家庭的牙刷、鞋刷、汤勺等等,应有尽有,臭不可闻,污不可视,用铲子产不动的时候,都是朱师傅用戴有手套的双手收拾,我一边铲着一边骂着,朱师傅却直乐呵,就像是久经沙场的老将,见怪不怪。他说“这种事也只有你愿意跟我一起做,别的客户一般是不会动手的”,我开玩笑说“那你就干脆带上我,帮您打下手,一起做得了”,他又是乐呵。

每年我家楼下的下水道要堵两三次,每次我电话一打,朱师傅第一时间就来,然后还告诉我要怎样才能减少堵塞的几率,我说,这些方法对我是没用的,关键是上面住户太随意不讲究,乱扔东西下来,我就是特别注意了也不顶用,下水道照样还是会堵,他们不听不改我是一点办法都没有。很多时候,朱师傅疏通好了感觉还是不够彻底,又再用通条捅一捅,估摸可以了再离开。

这一次更是如此,他将化粪池的盖子都揭开了,那里面的粪便都发酵结成一层厚厚的硬块了,难怪经常堵,他用铲子插入硬块,把垃圾和粪便铲起来,水流哗啦啦地响。朱师傅说,这次疏通后可能要过一年把子才会堵,我说不管怎样你一年还是至少要来一次,不然都把我淡忘了,以后我打你电话您都不愿意来了。朱师傅点上我发的烟支,猛吸了一口:“给你家做这种事,我高兴!别的住户我还是随便通一通,再说我还真不用搞那样彻底,不然哪有生意做。”

这就是朱师傅,直爽的师傅!你对他以尊重,他就把事情给你办好。厕所堵了可以疏通,人心堵了用什么疏通?每一个人在社会上都有一份自己的事业,清洁工也好疏通工也好,没有他们,这个整洁干净的街道不可能靓丽,尊重他们,大家才能呼吸到新鲜的空气,才能真正创建文明和谐的家园!

事后,我给付了工钱,朱师傅收拾工具离开时,我又顺便递了一包烟,还有老婆送过来的一瓶酸奶,“朱师傅,真是辛苦你了!”他回了一句:太客气了!这是我份内的事,应该的。

u=3221888235,3518325501&fm=23&gp=0.jpg



分享 :
评论(0)